你们好呀
 

我又内心脑补着怎么回击我哥和我爸妈,想着想着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
我哥从未把我放在对等的位置上
当然这是因为我的确是个任性自以为是不讨人喜欢的小孩
连我自己都讨厌小时候的自己
所以我哥始终不愿意认同我
他们像在养一只猴子,所有对我的应有的尊重都被他们当成自己了不得的施舍、美德与宽容
每一次每一次,我向我哥表达观点,他的回答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在社交课上学的,完美的回答
然后再教育我
哪怕我不是提出自己的观点
我只是问他一个问题
他也要莫名其妙教训我
我永远都是那个他不喜欢的,讨人厌的,什么都不懂的熊孩子,只会叽里呱啦哭喊乱叫
我说千万遍我自己的决定我自己承担,我乐意
他都非得到成都来问医生,医生跟他说,他才心服口服
为什么我觉得理所当然的道理在别人眼里都这么奇怪呢
可能这就是我以前是个熊孩子的惩罚吧

评论
© -DAAAA- | Powered by LOFTER